桑兰公开当年“悔过书” 备受屈辱母亲被逼轻生(2)

  桑兰对记者说:“举一个很小的例子,我回国以后,一些海外华裔等爱心人士为我捐助了代价100万人民币左右的康复器材,然而最终我甚么
也没得到,谢晓虹让我捐进来,以表现她的高姿态、高觉醒,却牺牲我的利益。另外,我从美国带回来的一个轮椅也在谢晓虹的‘安排下’被捐给了和我有同样遭遇的体操运动员刘玉婷,谢晓虹基本就不顾及到我和家人的感受,我一直都坐着那个旧轮椅直到2008年才更换,我连想要得到一个轮椅都做不了主,这如许好笑啊! ”记者曾啸

  阿姨、刘伯伯:

  今天下午华尔街日报的那位美国记者他来了我家,我把《桑兰背景》的文件已交给了他……以是他说,写了这篇文章。详细他说的内容我不太明白。我说,您报道友好运动会的事说,我已经说过友好运动会违背了信誉,但如今说从未对记者说过这些话,并从未报怨过,还有为我支付医疗费用和帮我树立信用基金是友好运动会组织者,我跟他说这些写的都不是事实。我说,我不详细回答您问的友好运动会的问题,他说他的秘书说我回答忘记了,我说,我只是回避
了您问我的这个问题,他又问到基金的事,详细我让他看那份您给的文件。最初他说,要是有必要的话,我们能够写封投诉信给他们华尔街日报,这样能够廓清事实。他要您们的电话号码,我已经给他了。 桑兰

  阿姨、刘伯伯:

  前天的邮件不知您收到不?也许您们还在生我的气,我妈也很后悔,心里也非常难过,本来有些事情我不想说,然而这几天我想了良多,经常检讨自己,最初我想还是把有些情形,把我的心里话告知您们……

  我回来北京以后,因为您们的安排和帮忙,我受到了一种特殊待遇,引起了许多人的留意。一些记者采访和参加一些活动我都实时告知您们并征求您们的意见,此次确是有些特殊情形不实时告知您们,我拿我的人格包管,我绝不是有意要坦白些甚么
,事实上也坦白不了。那么此次没实时告知您们情形是这样的。

  那天,康复中心的人跟我妈说,有一个美国驻中国的记者要采访我,说是许多美国人关心我,他们想知道我在中国做些甚么
,当时我想这是一件好事,我妈跟我说以后我就答应上去了,开初我想跟您们发邮件阐明

顺叙情形,但一考虑万一您们不同意我该怎么办,而我已经答应了那位美国记者来采访,以是我心里非常抵牾,因为他是外国人,我拒绝他的要求,他也许会很怄气,也许还也许借题发挥,真是那样的话,情形就严重了,以是我没实时跟您们阐明

顺叙情形,事实上,我心里有些害怕告知您们。至于报道的内容也许会带来些负面的影响,我能够包管,我对我说过的话相对负责任,如今说甚么
也不用了,只怪我当时犹疑,我做错了,我确实做了件很对不起您们的事,但基本不是背叛您们,我一定会吸取此次深刻的经验,我想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初一次,请原谅我吧。 桑兰妈妈、桑兰(半岛晨报)

2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ovenmoon.com